当前位置:货架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界动态

国资改革"强刺激",钢企脱困遇"风口"

2015/8/24 15:56:19来源:第一物流网作者:

  编者按:

  这是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

  作为曾经财富梦工厂的钢铁和煤炭等黑色产业链行业,之前掘金者的朝圣之地现在却演变成了别离的伤心之地。钢价一路下跌,曾经的盈利大户们转眼成了亏损的重灾区。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钢铁?

  这成了身处其中苦苦挣扎的商界精英们共同的心声。

  降薪、减产,这些之前不曾想过的手段轮番在钢铁和煤炭为代表的黑色产业链上演,可是目前收效甚微。对于这些企业而言,要想真正脱困,必须要有政策上的暖风才行。而不断深化的国企改革很可能成为这股暖风。

  在顶层设计打响“发令枪”之后,各地国企改革百舸争流。而国企改革也成了2015年至今最强的“风口”。而作为共和国长子的钢铁工业,本身多为“国字号”阵营,这次真的等到了脱困的东风了吗?

  A:政策风向 国企改革:一场不得不进行的变革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的国有企业而言,特别是一些钢铁企业,骨子里有着一股“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傲娇。因此体制僵化,脱离市场成了其主要特点。但是随着经济形势发生变化,这些“娇小姐”们对于市场的适应越来越差,这个时候改革就在所难免。

  改革的风口已经到来

  6月4日,国资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央企业增收节支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央企要加大内部资源整合力度,推动相关子企业整合发展,并加大资本运作力度,推动资产证券化。

  7月8日,国资委在“维稳”声明中称:“国资委将进一步推动中央企业深化改革,加快企业重组整合步伐,提高市场化资源配置效率”。7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省考察调研期间提出“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第一次为国企改革确立了价值判断标准。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文称,国企改革目前进展顺利,国企改革“1+N”系列方案中的“N”已基本形成。据悉,国企改革“1+N”系列方案中“1”是指首先会出台一个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N”是指十几个与之配套的分项改革实施方案。国家发改委此番表态称,国企改革系列配套文件基本形成也就意味着“1+N”方案中的“N”已经基本尘埃落定。

  此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已相继审议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等国企改革相关文件。

  虽然当前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还并未出台,但是全国范围内的国企改革“实验”却在悄然进行。一旦改革成功,对于国企而言,其发展速度将迎来“换档期”,直接步入高速发展阶段。

  经济形势“变天”是改革催化剂

  如果退到以往,中国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对于国企而言“少赚点钱”也可以维持现状。但是随着世界经济的深度调整和中国经济发展的“失速”,变革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据记者了解,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我国经济下行的压力更为明显。究其原因,我国现阶段正处于向经济新常态转变的过渡期,经济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换过程还没有完成,周期性产能过剩尚需要时间消化,调整失衡的经济结构、优化升级产业结构寻求新的经济增长动力迫切需要全面深化改革。

  整体来看,经济增速放缓甚至持续下滑的态势不会改变。因此,以国有企业机制改革为契机,调整和优化中国的经济结构势在必行。

  行业深层次调整是内在“诱因”

  除了大环境的原因之外,对于钢铁行业而言,行业内部的深层次调整也是改革的主要诱因。

  中钢协统计,上半年,大中型钢铁企业主营业务亏损216.8亿元,增亏167.68亿元;亏损企业43户,占统计会员企业户数的42.6%,亏损企业产量占会员企业钢产量的36.8%。据中国钢铁指数,用於制造汽车的美国平均热轧线圈价格第二季度下跌了33%,至456美元/吨。

  而今年的据钢铁协会统计,1~5月份,会员钢铁企业盈亏相抵实现利润仅为5.28亿元,平均利润率仅为0.04%,是工业行业中最低水平,亏损企业亏损额、亏损面同比均有所上升。如果减去盈利最强的宝钢利润和个别民企的利润,国有钢企总体上是亏损的,有若干家企业平均每个月亏损亿元以上。换而言之,国有钢企已经成为行业主力亏损大户。

  因此钢铁企业要想脱困,必须对国有钢铁企业进行“开刀”。对于中国政府而言,面对经济下降的巨大压力,改革已经势在必行。

  B:行业聚集 国有钢企改革的四种模式及方向

  钢铁行业素有工业血液支撑,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钢铁行业聚集着大量的国有企业。而随着国企改革概念被热炒,钢铁行业也成了资本重点关注的地区。就目前来看,国有钢企改革主要方向无疑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但是据记者了解,钢铁行业产能较为分散,国企产能约占一半,其产业集中度并不高。针对不同情况国有钢铁企业,笔者以为国有钢企改革应该主要有一下几个方向和模式:

  其一,以盈利为先导的改革模式。

  对于钢铁行业而言,由于产能过剩和钢价的一路下滑,无论是国有钢企还是民营钢企,盈利状况普遍不佳。特别是一些国有钢企,基本算是亏损大户。因此对于国有钢企改革而言,首先要做的就是转变盈利模式,建立以盈利为导向的是市场化机制。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传统亏损大王的八一钢铁、和酒钢、韶钢、西宁、安阳钢铁等钢铁行业的传统亏损大户。

  其二,国有资产的跨区域投资和重组。

  事实上,钢铁行业的整合早在3月20日工信部发布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中就明确提出:到2025年前10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比重不低于60%,形成3~5家全球范围内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化解产能过剩矛盾的有力抓手,也是企业做大做强、提高市场占有率和竞争力的有效措施,有利于加快形成由优强企业主导的产业发展格局。未来钢铁行业较长时期内将微利发展,部分企业和产能将逐步退出,对一些有较强竞争力和实力的企业,根据自身发展战略,抓住机会实施兼并重组。此前,市场曾传言,行业前三的宝钢和武钢将重组。虽然后被双方否认,但是在国企改革的过程中,像宝钢这种优势钢铁企业跨区域资源整合仍然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

  其三:员工持股,实施内部激励机制。

  钢铁业内有中冶京城、首钢国际等成功案例且正在铺开,目的形成企业所有者与管理者之间的利益共同体,属行业性机会,目前抚顺、南钢等进展较快;员工持股一要实行增量原则,不是将企业股权无偿赠送给员工,而是在当年利润的新增范围内改革;二是必须坚持激励为主的原则且激励要长期导向;三是持股比例问题,持股过少没有激励,过大会蜕变为变相MBO或私有化。国内外实证表明,员工持有30%以上股份,会从产权角度对企业高度认同。

  其四,混合所有制改革

  “混改”是当前钢铁行业热捧的一个概念。毕竟这方面曾经有过成功的案例。比如唐钢的一些子公司是收购并控股的民企,唐山国丰最终控制方是央企中旅集团,中信泰富旗下的兴澄特钢是收购来的民企。这些企业,国企只控股和实施监督权,运行机制还是原来的,不存在根深蒂固的“国企病”。

  对于钢铁行业而言,所谓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通过混改形成健康的、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产业结构。

  总而言之,国企改革涉及钢铁行业的诸多重要方面,包括政企分开、界定国有企业功能、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发展混合所有制、推进员工持股、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分离国有钢铁企业负担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等。突破口在于国企功能分类、分层分类管理、员工持股等,相关政策还需等待细节文件的出台。

  作为钢铁企业是典型的高度竞争的商业类企业,市场放开、数量众多、价格充分竞争。对商业类国有钢铁企业而言,一方面要充分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另一方面,今后的考核将完全按照市场原则考核价值创造能力,也就是盈利为首要目标。

  最后要说的是钢铁行业改革的前提是理顺政企关系,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公平的市场竞争,很可能导致逆向淘汰。

  C:深度剖析 钢企脱困需要改革和转型“两条腿”走路

  不破不力。

  对于困境中的钢铁行业而言,特别是国有钢企,改革势在必行。

  但是值得提醒的是,改革是有成本的同时也是需要时间的。对于国有钢铁企业而言,漫长的计划经济和非市场经济时代,身上的“国企病”并不会因为一两次的改革就真的“药到病除”。因此对于当前国有钢铁企业而言,要想真正的摆脱困境,必须坚持深化改革和积极转型两条腿走路才行。

  当前,国有钢企普遍面临着大而不强的窘境,改革将使钢企脱胎换骨。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有钢企在行业中占主导地位,以上市的重点钢企为样本,笔者发现包括河北钢铁、武钢股份、山东钢铁在内的22家未经改革的国有上市钢企,在净资产收益率、销售利润率、期间费用率等指标方面的表现均不如民营钢企与经过改革的国有钢企。对于国有钢企而言,通过成本控制、高层激励、管理培训、人才引进等方式,能够提高企业成本控制能力与改善管理制度,进而使钢企脱胎换骨。

  但是这种改革需要漫长的过程,需要时间梳理之前国企遗留下来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而这时候就需要国有钢企转型,通过转型求生存,为改革赢得更多的发展空间。

  而在笔者看来,国有钢企凭借自身的优势,可以在一下几个方面进行转型:

  首先,可以尝试放弃低端市场,进军特钢领域。伴随着工业结构转型升级,高端装备制造业和耐用消费品需求将有望推动特钢行业快速增长。随着核电重启、军费开支加大、汽车消费稳定增长及高铁快速发展,诸如核电用钢、军工及航天用钢、汽车用钢、高铁轮轴等用钢,其需求将有极大的提升,这部分钢材所具备极高的技术壁垒将保证行业竞争有序性。而和民营钢企相比,国有钢企本身就具有技术上的优势,完全可以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其次,由生产向服务商转型,掘金深加工。如果觉得特钢因为终端客户少,需求存在风险的话,那么变身服务商,打赢产品深加工这张牌也是不错的选择。以钢管为例子,对我国而言,目前最优的油气运输方式为管道运输。天然气需求增长将同时带来油气管网建设的高峰。同时,随着油气改革稳步推进,民营钢管企业将可以在油气管网建设的盛宴中分得“更大的蛋糕”。

  再次,也是老生常谈,转型电商,通过平台经济来实现企业的二次发展。这同样是不错的选择。目前宝钢的东方钢铁、河钢的河钢交易中心都是这方面的代表。在传统贸易利润稀薄的当下,这些钢企纷纷开启的“触电之旅”。

  总而言之,转型是为了改革赢得时间,而改革则为转型明确方向。只改革不适应形势转型,最终改革只能是空中楼阁。而不进行体制改革,国有钢企的转型也很难实现。只有两条腿走出,未来国有钢企才能发展的更好。

  结束语:

  据分析了解,整个钢铁板块接近90%的上市公司都将受益于“国企改革”预期。今年以来,钢铁上市企业频频出现“大股东减持”应是“国企改革”的前期特征之一。其中“特钢股”已经提前出现回暖征兆,或成为钢铁行业国企改革的优先突破部分。除政策利好外,钢铁企业也加入到发展电商、参股金融等创新经营中。而且受益于业绩筑底,钢价进一步暴跌的空间有限。钢铁股普遍低估值、低股价,后市“逆袭”机遇良多。简而言之,钢铁股你值得拥有!

  但是对于钢铁企业来说,股价和现实依然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股价暴涨、经营亏损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因此,借助改革东风,钢铁股或许因为故事美好而逆袭,但是对于钢铁企业而言,要想真的逆袭,未来还有漫长的路要走。